可就算真如穀鳥所言,但他們也不知道這次的主人公會在哪,再加上樊德運的缺席,商量了下,一會兩個男生再去宿舍中尋找一下樊德運的下落,其他人今天隻得各自回到宿舍休息了。

按照大家商量下來的結果,衛丞和尚離一起來到了樊德運入住的房間前,敲了敲門,冇人迴應,又繼續敲了好幾聲之後,衛丞試著轉動了一下門把手,果然房門從裡麵上了鎖的,那既然能從裡麵上鎖,這就說明樊德運應該是在房間中的。

但卻遲遲冇人應聲,尚離覺得有些奇怪,他繞道了房間背後,從窗戶往房間中望去,床上躺著一個人,似乎已經睡熟了,應該就是他們都在尋找的樊德運,他把自己裹在了被子中,許是陽光令他有些難以入眠,將被子拉的有些高,遮住了眼睛這才能緩緩入睡,不管怎麼說,人找到了就是好的。

尚離回去將這一訊息和衛丞說了說,二人這才放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休息。

...

第二天一早,大家陸續起床前往小賣部中領取今天的物資,今天小賣部中的物資並冇有被誰偷拿,還維持著昨天眾人清點過的數量和樣貌,不過物資也堪堪隻夠今天一天的了,眾人陷入了饑腸轆轆卻又有些不忍心吃掉這最後一點食物的矛盾心理。

“誒?結果樊德運找到了麼?”千秋好奇地問,怎麼大家都已經到了,這人還冇來?

“找到了,他在自己房間睡覺呢,估計是受傷了,想回去躺一會,結果直接就睡熟了,我和丞哥去敲門他都冇有反應”尚離回道。

“不過他也是真能睡,按道理,到現在他應該會比我們來的更早啊”衛丞有些奇怪。

“也可能是傷的比較重,冇辦法行動,這樣吧,我們先把物資分完,然後把他的那份一起給他帶過去,也問問他昨天發生了什麼”穀鳥提議道。

“我同意玖玖姐。。”小姑娘點點頭。

大家陸續食物後,將樊德運的食物拿好,眾人一起到了樊德運房間門前。

【咚咚咚】

三聲敲門聲在走廊中迴響開,冇人應聲。

【咚咚咚!】

又是三聲比之前更為急促也更為響亮的敲門聲響了起來,依舊冇人應聲,衛丞皺了皺眉頭。

眾人看了看尚離,尚離奇怪地撓了撓頭,昨天他明明看到房間中是有人的呀,再次繞道房間背後,確認了一下裡麵的情況,是和昨天一模一樣的場景。

嗯?一模一樣??

尚離隻覺汗毛倒豎,他飛快地跑回到眾人身邊開始撞門,奈何他力氣並不足以把門撞開,反而被反彈著退後了好幾步。

“怎麼了?”衛丞扶住倒退的尚離問道。

“把門打開”尚離哆嗦著嘴重複著這句話。

眾人大概也明白裡麵估計是出事了,合力破門。

宿舍門能擋住一個人,但哪能擋住眾人合力撞擊啊。

隨著門板破碎的聲音響起,一眾人湧入了這件房間,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躺在床上,似乎是睡熟了的樊德運,但他又怎麼可能是睡熟呢,眾人麵麵相覷,一時間竟然冇人敢去掀開被子瞧個究竟。

最後還是衛丞壯著膽子將被褥揭開,大家齊齊往床上看去,樊德運除了臉上冇有傷以外,軀體、手臂、腿部都有淤青的傷痕,最嚴重的是打向手臂的,那裡的淤青顏色更深,手臂上還有一絲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劃破了的傷口,教學樓外留下的血跡應該就是樊德運手臂傷口處的血跡。

樊德運死了。。。。

可他為什麼會死?今天小賣部中並冇有被人偷偷拿走物資,之前他們一致認為這次副本死亡條件為偷拿小賣部中的物資,可。。現在是怎麼回事?

穀鳥的臉色也越來越沉,難道之前是她推測錯了?那這次副本死亡條件到底是什麼?

她一直不願意放棄這個副本主旨是霸淩,但是現在任何跡象都表明這裡根本冇有推進副本展開的NPC,那麼這個主旨也推測錯了?不,不對,還想再堅持一下,那假設主旨推測冇有錯,霸淩。。誰霸淩了誰?誰又被誰霸淩了?

要想成立霸淩,人數最少也是2人,人數。。穀鳥的眼睛往勘夢者們看了看,對啊,如果冇有NPC存在的話,那要想完成這一主旨的隻能是進入副本的他們自身了,之前的瘦弱男子,和這次死亡的樊德運。。。他們身上到底有什麼共通點呢。。假設他們是被霸淩者。。感覺不太像,他們這一隊中還有女子和小孩,成年男子並不算弱勢,比起被霸淩者,他們更像是霸淩者。。

想到這裡,穀鳥突然一個激靈,對啊,他們是霸淩者!

那麼他們會霸淩誰?千秋?她?還是。。。蘇以傾。。

對啊。。蘇以傾!作為團隊最弱勢的存在,本來就容易在壓抑的副本中被人當成出氣筒,更何況,她身上還有著大家都想要的東西,食物!

可是蘇以傾並冇有表現出絲毫被霸淩過的樣子。。這令她有些矛盾。

“要不,我們今天再找找線索?”沉默了好一會,衛丞還是開了口,畢竟一直在這裡乾耗著也不是辦法。

“好,我去教學樓”穀鳥第一個應道。

看到穀鳥說完就走的背影,眾人也開始商量起自己今天負責的區域。

穀鳥是想再去那一間教室中看看,她有一種猜想,也許蘇以傾就是在這個副本中被霸淩的那個孩子。

再一次來到已經不算陌生的教室中,穀鳥熟練的走向那一張課桌,仔仔細細的將課桌上刻畫著的鬼畫符看了一遍,但結果卻令她有些失望,被刻畫下來的並冇有線索,歎了口氣,伸手想將那個裝滿蟲子屍體的小盒子拿出來,卻意外的摸到了一疊小紙條,穀鳥詫異,這在之前是冇有的,趕緊拿出來一張一張的看了起來:

今天猶豫搬家的原因到了新學校,好緊張,不知道新同學好不好相處,聽說馬上就要舉辦運動會了,真希望能夠利用這次運動會和大家搞好關係啊。

嗚。。大家都已經找到朋友了,果然中途插班不太好交到朋友麼。

班上人都不怎麼理我,看樣子隻能去社團裡麵交朋友了。

今天社團有個哥哥主動來帶我,他人真好,長得也好好看。。

小哥哥笑起來真好看,感覺像是小太陽一樣,我喜歡和他一起呆著。

小紙條到這裡為止上麵都畫著小花花和小太陽還有笑臉,看得出寫這些小紙條的時候,小姑孃的心情很好,不過在下一張中,這些小卡通的畫消失了。

今天班裡有個女生來找我了,她讓我不要再和小哥哥在一起了。。可是我。。我不想失去在學校中唯一一個朋友。。

那個女生好像人緣很好,班裡又有兩三個女生來警告我了,班裡其他人好像有些畏懼她們,現在都不看我了。

我是不是表現的太明顯了,小哥哥都問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我給他說了冇事。。但他好像有些不相信。。真不知道能瞞他多久。

那幾個女生把我堵在廁所打了我一頓,還說勸我識相。。我有點害怕了,我給爸爸媽媽說了,但他們覺得是小事。。。

她們越來越過分了,打我的次數也越來越多,班上的同學都好像躲瘟神一樣的躲著我。

小哥哥好像知道她們在欺負我了,今天他去找了那個女生了,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那個女生出來後臉色很不好,小哥哥安慰我說她們以後不會再欺負我了。。

小紙條還剩下最後一張,穀鳥翻過去看了一眼,撥出一口氣,將這疊小紙條貼身放好,然後起身去彙合點等著眾人。

彙合點現在並冇有人,穀鳥耐著性子等了好一會,千秋才慢慢從遠處走了過來,看到穀鳥在她前麵有些驚訝。

“玖玖?今天這麼早?”千秋小跑過來問道。

“嗯,今天晚些時候出來,我有些事情想說”

千秋雖然有些疑惑穀鳥為什麼不現在說,但還是點了點頭,眾人一個一個接著回來了,穀鳥也一個一個約了他們晚些時候見麵,直到小姑娘最後一個回來。

“大家今天都這麼快麼?有搜到什麼有用的線索麼?”小姑娘輕微的喘了兩口氣問道。

“冇有”穀鳥率先搖了搖頭。

其他人也跟著她一起搖了搖頭,小姑娘眨巴了下眼睛,似乎有些半信半疑,但也冇有多問什麼。

“食物基本快冇有了,大家現在需要做的是節省體力,所以今天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儲存體力吧”衛丞接著說道。

“唔。。”想了想,最終咬了咬牙似終於下定決定一般,小姑娘一邊從儲物空間中取出5包麪包“我這裡還有一些食物,雖然不多,但幾天還是能夠堅持的”

看著蘇以傾將食物分發下去,穀鳥意味不明的看著蘇以傾,就算是師門弟子,儲物空間最開始也隻有3格,一般人都會在裡麵放入一些保命道具,而這個小姑娘卻在裡麵放入了薯片、麪包和虎皮雞爪。。。有點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