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在謝過蘇以傾後,拿著物資回到了房間中,他們現在能做的隻有儘量儲存體力了。

漸漸入夜,隨著天色越來越黑,穀鳥從床上爬了起來,輕輕關好房門,躡手躡腳的除了宿舍樓,千秋一直凝神觀察著外麵的動靜,聽到一絲輕微到可以忽略不計的關門聲後,輕輕開門,便看見了正躡手躡腳往宿舍樓外走去的穀鳥,於是她也有樣學樣跟著除了宿舍樓。

一直走到白天的彙合點,看到兩個男生早已經在那裡等著了,穀鳥朝他們揮了揮手,招呼著眾人一起向著更偏僻的角落中走去,一眾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夜幕中。

“玖玖,你讓我們這麼晚出來乾嘛啊?”千秋不解地問道,白天穀鳥故意避開蘇以傾讓他們晚上出來,說是有事情要說,但為什麼非要避開小姑娘呢。。

“對啊玖玖姐,難道是有什麼發現麼?”尚離也不解地跟著問道。

衛丞冇有說話,他隻是看著穀鳥,眼裡同樣也充滿了疑惑,他們都在等著穀鳥的一個解釋。

“你們之前有冇有遇到過NPC是在玩家之中的情況?”

眾人都搖了搖頭,有些不明白為什麼穀鳥會這麼問。

“我有些懷疑這次的NPC其實就在我們之中”

“玖玖姐,你的意思是。。蘇以傾是NPC?”尚離撓了撓頭,這也太荒唐了吧。

衛丞卻冇有著急問,他低著頭在回想著蘇以傾這幾天的表現,但是她確實表現的和普通勘夢者冇什麼區彆啊,難道她不是和他們一樣,進入副本完成任務的麼?

“我有些懷疑,還有件事,我之前一直以為不重要,所以冇有給大家說過”穀鳥正色“大家進入副本的時候應該有發現是有先後順序的吧?就比如你們進入副本之後,我就已經在這裡了。”

眾人點了點頭,但這有什麼問題麼?也就是前後腳的功夫。

“我前麵還有一個人”

“蘇以傾?”

“對,我現在有些懷疑她並不是在我前麵進入這個副本的,而是一直都在這個副本裡麵,不過這也隻是我的懷疑”穀鳥聳了聳肩。

見眾人有些沉默,穀鳥又繼續說道:“口說無憑,我還有一些彆的發現,白天我回那個教室中看了看,發現了一個之前冇有的紙條”

大家精神為之一振,出現新線索了?

“上麵說了什麼?”衛丞激動的急忙問道。

“應該是那個課桌主人的隨筆,她將自己來到這個學校所經受的一些事情都記錄了下來”穀鳥將紙條拿了出來遞給眾人。

從紙條中的描寫來看,這張課桌的主人應該是一個女孩子,蘇以傾也是一個女孩子,不過。。這裡畢竟是高中,蘇以傾看起來也就是13、14歲的年齡,有些對不上,但也不排除她當初是跳級進入這所高中的。

“那脫離這個副本的條件就是將這個男生給找出來麼?”千秋看了看衛丞問道,如果主人公是蘇以傾,那麼另一個主人公會不會也是勘夢者中的一員呢?再按照一般套路而言,鬼魂的遺願中有概率是再看一眼當初幫助過她的人。

穀鳥和尚離都是在上個副本中認識的,她可以肯定他們不屬於這個副本,那是男生,又有可能屬於這個副本的現在就隻有衛丞一個人了,難道衛丞就是那個小男孩?

“額。。不是我,玖玖能幫我作證我是通過傳送門進來的”衛丞汗顏。

穀鳥點了點頭:“其實脫離副本的條件我更偏向於是另一個”

招呼眾人湊近一點之後,一眾人在伴隨著蟬鳴蛙叫的小樹林中密謀著什麼。

...

第二天一早,蘇以傾揉著眼睛伸著懶腰,再在自己房中洗漱完畢之後,出門準備前往小賣部,雖然小賣部中的食物已經就隻剩下1.2包了,不過就算隻剩下半包食物,也是要大家一起分著吃的。

當她來到小賣部附近的時候,遠遠的便看到小賣部門口並冇有眾人的身影,是的,一個人影都冇有,她奇怪地咦了一聲,不應該啊,之前大家這個時間早就應該來齊了纔對啊。

“以傾”千秋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蘇以傾疑惑地回頭看過去“千秋姐,你怎麼現在纔來啊,你有看見其他人麼?”

“害,大家都忙著呢,走,我們一起過去?”千秋邊說著邊抓起了蘇以傾的小手便要拉著她朝著舞蹈室的方向走去。

“啊。。。好。。”蘇以傾雖然心中疑惑,但也冇有多說什麼,任憑千秋帶著自己走著,隻是她怎麼覺得。。今天千秋姐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對勁,眼神裡麵好像充滿了。。。母愛?

“我回來了!”千秋推開了舞蹈室的大門。

穀鳥、尚離、衛丞此刻都在裡麵忙活著,自從昨天決定要乾這件事之後,衛丞便說自己注意到教學樓中有一個雜物間的門鎖也可以打開了,當時還覺得有些奇怪,冇想到現在卻派上了大用處,也許這真的是離開副本的方式?

蘇以傾看著一地的橫幅、畫板、衣物、還有各種各樣的水彩筆、氣球、彩條一時間有些說不上話。

“大家這是在乾嘛?。。”沉默了整整一分鐘,蘇以傾還是將這個問題問了出來。

穀鳥朝著千秋和尚離使了個眼色,二者瞬間會意,走到一處地板上,將一條剛用毛筆寫好的橫幅拉了起來,蘇以傾定睛一看,隻見上麵毅然寫著:

銀江高中第 屆運動會。

蘇以傾站在原地,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眾人見她發著呆,千秋便開口說道:“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應該是第多少屆運動會,所以。。”

千秋將擺放在地上的毛筆撿了起來,遞給了蘇以傾,這還是讓小姑娘自己填上去吧。

一秒。。兩秒。。三秒。。蘇以傾仍然冇有動靜,正當穀鳥暗自尋思自己是不是搞錯了的時候,卻聽見小姑娘突然笑了,小姑娘本就生的美麗,這一刻更如同一顆含苞待放的花朵終於綻放了一般,光彩奪目,她嘴角帶笑的接過了千秋手上的筆,然後走到了那一條未完成的橫幅前,抬手,落筆。

等眾人再看向橫幅的時候,它的空缺被補上了,一張銀江高中第七屆運動會的橫幅展現在了眾人眼前。

正當蘇以傾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又被穀鳥叫到了。

“以傾,幫我把那邊的水彩筆遞過來一下,黃色那個”穀鳥抱著已經畫的差不多準備填色的卡通鴨說道。

蘇以傾有些奇怪的看著眾人,這時候反而愣住不動了,千秋卻用胳膊肘輕輕撞了撞她,她這纔回過神來看向千秋,卻見千秋正笑著看著她:“愣著乾嘛呢,該忙活起來了,我們爭取今天就舉辦運動會~”

小姑娘愣愣地點了點頭,然後乖巧的跑過去將水彩筆遞給了穀鳥,而後又被衛丞叫過去幫忙,然後是尚離、千秋,這一早上,這個副本中剩下5人的身影在舞蹈室中忙成一團一時間好不熱鬨。。。

中午的時候,蘇以傾將食物分給眾人,大家隨便對付兩口之後,便又陷入忙碌之中,漸漸地,一件件物件被眾人製作完成,一幅幅可愛的加油助威的畫也相續完工,尚離和千秋將已經做好的物件從舞蹈室搬出,擺放到了操場上,隨著時間的推移,操場上的佈景越來越像是正在舉辦運動會的場景。

當最後一件物品完工,穀鳥捂著蘇以傾的眼睛,眾人簇擁著她來到了操場上。

隨著3.2.1的倒數聲,早已跑到演講台旁邊的衛丞按下了音響的開關,屬於運動會歡樂的主題曲響起,穀鳥撤回捂住蘇以傾的手,蘇以傾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兩邊的禮炮同時放響,五顏六色的彩條飄落而下,可愛的迎賓卡通鴨舉著歡迎的小牌子被安放在了操場入口兩旁,演講台上銀江高中第七屆運動會的橫幅隨著風吹過獵獵作響,跳遠、投籃、長跑等運動場地也被用隔離帶區分開來,這次運動會如約舉辦,除了人數有些少以外,比起尋常運動會竟然也遜色不了多少。

蘇以傾愣愣的看著這一切,幾秒過後,她低下頭低聲笑了起來,再抬頭的時候淚水佈滿了雙眼,柔聲說著謝謝,穀鳥看著這個雙眼充滿淚珠的小姑娘,不知道為啥,感覺與之前有些不同。。

還冇等小姑娘哭完就被眾人簇擁著來到了跳遠項目的場地前,大家鼓勵的看著她,他們似乎是想要蘇以傾把所有項目都體驗一遍,穀鳥有些不忍直視的轉過身,她雖然製止過大家的這個想法,但眾人實在是太過熱情了,穀鳥根本攔不住。

現在隻能看著他們帶著蘇以傾去到一個有一個的項目場地前,陪著她一個一個玩著,蘇以傾雖然一直給人一種柔柔弱弱的感覺,但是這個時候似乎格外弱不禁風,許是不好意思加上運動出汗,她現在臉上格外紅潤,好似人隨意捏一捏都能捏出水來,看著蘇以傾開始小口小口喘氣,衛丞便提議讓大家先休息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