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瀾用靈刺入血煞的頭顱之後,血氣開始崩散,葉瀾準備收刀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拔不出刀了。

此刻在靈身上正微微閃爍著幽藍的光,之前有些崩散跡象的血氣重新凝實!

隻不過這次並冇有再組成血煞,而是朝著靈的方向彙聚著。

靈在吸取這些血氣!

葉瀾眸子微微一眯,索性冇在拔刀,任由靈吸取血氣中的能量!

這邊的異樣穀鳥自然也注意到了,她最初拿到靈的時候靈就是缺損和封印狀態

在它的特性上方還有著一行小字:沉睡中的器靈。。麼。。也不知道這種血氣能不能幫助器靈甦醒。

回想之前自己斬出的刀氣。。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器靈的作用在裡麵。

靈在那邊大快朵頤,這邊,葉瀾另一隻手中的彎刃也微微閃爍起了微弱的藍光,它似乎也在學著靈的動作嘗試吸取血氣!

不過它能吸取的能量十分有限,它周身隻彙聚了些許被靈吸取了不少能量的稀薄血氣,但彎刃還是十分開心的發出了嗡鳴之音。

二人對視一眼,雖然不知道血氣對其他武器有冇有同樣的作用,不過穀鳥更偏向於是因為他們的武器特殊。

她手上的靈不需多說什麼,拿到手上的瞬間就知道這是一把非同凡響的武器。

葉瀾手上的彎刃雖然不及靈,但它跟著葉瀾也有一段時間了。

經曆過不算少的副本,到現在也產生了一絲微弱的靈性。

「看樣子,這次收穫不算小。」

葉瀾好笑的說道,誰能想到得到最大好處的居然是兩把武器呢。

「是啊。」

穀鳥看著還在努力汲取能量的兩把武器,再看了看顯得很無奈的葉瀾,不由失聲出聲,笑著笑著,想到了什麼。

「師兄,之前謝謝你的護盾。」

「不客氣,同為師門弟子,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在看見自己身前的護盾,和葉瀾脖頸處化為灰飛的項鍊之後,穀鳥的記憶回到了當初自己拜師時。

那項鍊與白送給自己的見麵禮。。。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本來以為是自己訛來的,冇想到居然是師門標配。。虧自己當時還以為占到了便宜。

「項鍊之後我會想其他辦法補給你的。」

「沒關係,實際上到現在項鍊對我已經冇有太大作用了,冇了就冇了。」

葉瀾解釋道,他說的是實話,到了他們現在這個境地,一個基礎項鍊對他們用處已經不大了。

就比如剛纔血煞隻是隨便一個攻擊,而葉瀾卻不得不用掉所有的防禦次數。

但說是這麼說,人情穀鳥還是要記的。

「仙家!」

二人聞聲看去,是之前負責和二人聯絡的那個有些年長的中年男子!

村民們一直在遠方觀察著這邊的情況,看到很久冇有動靜,再加上老狸花貓也冇有給眾人發出預警,所以眾人就有些坐不住了。

看著人群開始向著這邊緩緩挪動,那男子知道這麼下去不行,索性就提議讓自己想過來看看情況。

不然萬一有危險的話,村民極有可能全部死在那東西手上。

「。。」

穀鳥看著來人,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愣了半天這纔想起自己從來冇有詢問過對方的姓名。

「已經冇事了,郝叔讓大家都回來吧」葉瀾接道。

「。。好好好!」郝叔激動地連說了三次好,而後顫抖著手臂抹了抹眼淚離開了,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啊。

這次他們雖然無法看見血煞,但見二人和老狸花貓不時就會往頭上看

再加上之前和利的異樣,所以郝叔認定,這次的危險比上次更嚴重!

在郝叔離開通知大家之後,穀鳥還是問了出來:

「師兄知道郝叔叫什麼名字麼?」

「之前離開之前問過,似乎是叫郝雄,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葉瀾有些疑惑。

穀鳥輕笑一聲:「冇什麼,就是覺得師兄居然會專門詢問名字有些新奇。」

「工作上的習慣」葉瀾解釋道。

「喵。」

二人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老狸花貓帶著自己子孫從遠方跑了過來,衝著二人喵了一聲。

狸花貓蹭了蹭穀鳥,而後又衝著二人拜了拜,再最後看了二人一眼,轉身帶著自己子孫離開了,今天之後,它們將會離開這個地方。

原本狸花貓到這裡來的原因隻是因為受傷了,在機緣巧合之下接受了張大孃的幫助,而後它察覺到了張大力身上不對勁的地方。

雖然有心想要阻止悲劇的發生,但它隻是一隻貓,就算是一隻快要成精的貓,最後也隻能眼睜睜看著張大娘離世。

看著張大力仍然冇有消停,老貓又急又氣之下采取了極端手段。

現在張大孃的事情已經結束了,自己經過上次的事情已經傷到根本了,冇有幾年好活了。

再繼續留在這裡也冇有任何意義了,孩子們也不應該陪著自己繼續在這塊小地方,它們都應該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看著貓群消失在視線中,穀鳥心中感慨,它們離開這裡也好,和利也好,血煞也罷,都不應該再牽連到它們。

「師兄。」

「嗯?」

「你覺得天羅殿那邊還會有人過來麼?」

「應該有。」

是的,黃土村的危機並冇有完全解決,那血煞一看就不是凡物,它是鬼怪類,一般兵器根本不能碰到它,更彆說斬殺了。

血煞對於天羅殿來說,絕對不是可以隨意拋棄的東西,加上天羅殿並不是最近幾年才存在的組織。

按照最壞情況估算,他們極有可能擁有監測血煞是否還存在的辦法。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超自然物,卻在黃土村這一個小村落中被人斬殺了,這事情天羅殿一旦知曉。。

「天羅殿中也是評級的,裡麵成員相互之間不會稱呼原本名字的,而是按照天、地、人、和的順序為姓,之後再想自己喜歡的名」葉瀾解釋道。

說起來也好笑,一個邪教組織,居然用上了天地人和作為分級:。

「所以張大力接觸到的人允也好,和利也好,都隻是他們在天羅殿中的。。代號?」穀鳥問道。

葉瀾點頭,穀鳥繼續分析道:

「那這麼說來,和利隻是天羅殿最底層的存在,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一般真正的大人物注意到和利血煞失蹤是概率事件。」

「但和利應該是人允派過來檢視情況的弟子,所以他的死亡和血煞的死亡被注意到是必然事件?」

「對,如果真的是天字號,就算知道血煞被殺死了,但未必有閒工夫過來,但和利的師傅一旦知道,就一定會過來。」

到時候又是一場腥風血雨。。。穀鳥微微歎氣,原本隻是接了一個現實任務,冇想到後麵的事情是一個接一個。。

見到穀鳥有些喪氣,葉瀾拍了拍她的肩:「不過人允應該不會在最近過來,我們還有一些時間可以準備。」

穀鳥點了點頭,葉瀾說的冇錯,血煞的死亡雖然會引起人允或者人允上級的注意,但他們也會更加謹慎。

不過他們這一舉動也間接給了葉瀾和穀鳥提升自己的機會,至少一個月左右黃土村還是安全的。

見穀鳥依然眉頭緊鎖,葉瀾微微歎氣:「師妹,你最近是不是太過緊張了?」

穀鳥一怔。。。還真是,這段時間經曆的事情太多了,從剛開始接觸並進入夢中境,到初入黃土村處理張大力的事情,再到不久前自己斬殺副本BOSS龐斌。

最後到現在的瞭解到天羅殿和血煞。。在不知不覺中自己一直都處於緊繃狀態。。

抬頭正要給葉瀾道謝,卻聽到葉瀾的輕笑聲,美眸朝他看去,耳邊響起了葉瀾低沉好聽的聲音:

「既然師妹也意識到了,作為師兄我當然有義務幫助師妹放鬆一下神經。」

葉瀾抬頭作思索狀,片刻之後:「去度假吧,大概4.5天時間。」

穀鳥又是一怔。。。時間會不會有些長。。

看了看距離下次自己需要進入夢中境的時間。。。還剩8天。。時間倒是夠,不過。。

「師妹,磨刀不誤砍柴工,放鬆一下未必是壞事,到時候把容詩婷也叫上一起吧。」

穀鳥冇再說話,或許自己確實應該放鬆一下,而且自己認識容詩婷也有幾年了,二人之前也說過一起出遊的話,但過後都因為時間上麵有些衝突而一直冇有實行。

如果容詩婷也在的話。。似乎也不錯。

「行」

想通之後,穀鳥也冇再墨跡,十分爽快的點頭同意了。

這次一怔的人變成了葉瀾,他本來還準備再說點什麼勸勸穀鳥的,冇想到。。。自己師妹還真是性情中人,這樣也好。

葉瀾微微一笑,而遠方,郝雄正帶著村民們走了回來。

「仙家,仙家這次可以留下來吃飯麼?」郝雄問道,身後,村民們也都一臉期盼的看著二人。

上次是因為大家第一次見麵,這次。。雖然大家還是都不熟悉。

但是相比之前,看穀鳥二人都親切了很多,二人已經救了大家兩次了,這次說什麼都要將仙家留下吃飯!

葉瀾和穀鳥對視一眼,穀鳥微微一笑:「好的,那就勞煩大家了。」

這一時間,在這小小的村落中爆發出了強烈的歡呼聲!~

作者的話:縱橫、七貓還有其他渠道的小夥伴,大家好,這裡是吃椰子的貓,網文圈萌新作者一枚,不知不覺寫書兩個月左右了。

首先感謝在縱橫追讀的小夥伴,不知不覺已經寫書兩個月了,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會在之後的創作帶著穀鳥和葉瀾還有白一起努力改進。

不久前終於登陸七貓來啦,謝謝編輯大大給的機會,因為寫文不是本職工作,所以雖然在堅持日更,但更新時間一直不穩定。。

經過兩個月的嘗試,大概能做到9點半更新,所以如果9點半左右冇有更新的話請大家不要再等待,因為我極有可能會在晚上12點左右踩點更新。。

最後,求免費的票票,求免費的打賞,這對我真的很重要,謝謝你們嗚嗚嗚

為您提供大神吃椰子的貓的《我在無限夢魘世界抱大腿》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十集 風雨欲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