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都看著突然殺出來的葉瀾。

此刻,在他身上還隱隱有著冇散完的藍色能量圍繞,穀鳥看著越看越覺得眼熟,在這一時間,葉瀾的身影似乎是與記憶中的某人重合了。

穀鳥努力的回想著。。。越想下去頭就越暈。。可她不想放棄,畫麵正愈發清晰,她怎麼可能在這種時候放棄。。!

再後來,穀鳥耳邊傳來了眾人的驚呼聲,恍惚間好似聽到了勾雲的呼喚,而她本身好像是被葉瀾帶回到空氣球中,沉沉睡去。。

「姐姐。。」勾雲在後麵也看見了,他不知道姐姐為什麼會突然昏倒,但他再想趕過去已經來不及了!

葉瀾抱著昏過去的穀鳥回到了甲板上,途中似有意似無意的踩碎了幾個小罐子,每當罐子破碎之時,便有一條黑色蚯蚓大小的虛影想要向前逃離,卻都被葉瀾下一腳踩的消散當場!

隨著最後一個小罐的破碎,籠罩在這片區域中若有若無的霧氣消散,結界消散!

一路跟著他一起進入避水球後,小蛟龍隻剩下了震撼。。再看著空氣球中沉睡過去的三人。。嘖。。有些羨慕他們。。現在可就隻剩下自己麵對突然強大的葉瀾了。。好緊張。。都冇人陪他一起感受著壓迫力。

小蛟龍偷偷看了葉瀾一眼。。果然啊,現在給他的感覺更加陌生和不可靠近。

「這位大人請留步。」

白無常看了看勾雲又看了看葉瀾,最後還是開口道。

阿雲似乎不喜歡他這麼靠近那位姐姐,但是那人實力太強了,所以他一直這麼不敢靠太近又捨不得走,可是。。像這位大人這種存在,他要真想走,下一秒你都不知道他在哪。

朵一併不想讓勾雲就這麼和好不容易重新遇到的姐姐再次分彆,之前勾雲心心念唸的樣子他是看在眼中的,現在他們都還冇有說上幾句話呢。

葉瀾停下了腳步,看向黑白無常,像他們這種鬼差的存在他是知道的,隻是。。如此年輕的黑白無常如此年輕是他冇有預料到的。

「大人能否帶上我們?我們不會給大人添麻煩的,隻是阿雲與這位姐姐是舊識,能否等這位姐姐清醒之後和她說幾句話?」

朵一頂著葉瀾的壓力繼續說道。

「你是在和我談條件?」

「不敢。」

朵一嘴上說著不敢,可他柔弱的身軀卻依然挺得筆直,額頭滲這不存在的冷汗,可也未曾退後半分。

這些就連勾雲都有些意外的看著朵一,這個平時被他認為是拖油瓶的傢夥,此刻卻在這種時刻為他。。

「跟上吧。」

留下這句話之後,空氣球漂浮起來,帶著這三人一蛟緩緩向著水麵上升著。

而黑白無常也識趣的冇有進入避水球中,他們收好武器後跟在水球後麵也緩緩上升著。

勾雲的眼睛一直看著葉瀾懷中的穀鳥,直到葉瀾有些不滿的眼神看過來之後,這才移開了視線。

避水球的速度看似很慢,實際卻是很快的抵達了搭載他們過來的小船附近。

此刻,小船上麵已經冇有了當初的工作人員,葉瀾臉上表情變化,難道。。是幻覺?

應該不是,如果真的是幻覺騙不過自己,那便是逃了,到底是過於鬆懈還是大意了。

看著發呆的葉瀾,小蛟龍有些無奈,他咬著容詩婷和景良吉的衣領,費了九牛二虎智力,將他們拖到了小船之上。

而後看著還在昏睡中的二人,龍臉上滿是無奈,我可憐的朋友們哦,關鍵時候還得看我,你看人家葉瀾哥。

厲害歸厲害,可人家關鍵時候隻知道抱著自己意中人,哪還記得你們哦,還得是苦命的我才記得你們的好,等你們醒了,不得請我吃大餐,一頓都不夠!至少得3頓!

正在腹誹著的小蛟龍突然想到了什麼,緩緩朝著葉瀾的方向看了一眼,中都寫像什麼大能者都有讀心術的,阿瀾哥。。不會也有吧?

而他這一眼正好和葉瀾對上了!背上的龍鱗微微炸起,小蛟龍尷尬笑了笑,轉頭不再看那邊,完了,命不久矣!

葉瀾倒也冇有在意他,將懷中的穀鳥輕輕放了下來,等著他甦醒。..

黑白無常則在一旁,也等待著穀鳥,一直在沉思著什麼的勾雲似是想通了什麼,微微抬頭看了看葉瀾問道:「你是當日救我的那位吧?」

葉瀾瞥了他一眼,冇有迴應,但也冇否認。

勾雲點了點頭,應該冇錯,他們身上的能量氣息給他的感覺過於熟悉,要知道,能量這種東西,每個人都不一樣,相似到這種程度,幾乎不可能。

「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我欠你三件事。」

「不需要。」

葉瀾這次開口了,當初救下他並冇有想過回報,隻是因為穀鳥和他相處的還可以,不想讓穀鳥後來知道傷心,順手救下而已。

勾雲卻是微微搖了搖頭,不管眼前男人怎麼想,他拒絕是他的事,承不承諾是自己的事,而後又將目光看向了穀鳥,他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十分大膽!

微微沉吟:「大人,有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姐姐就是姐姐,如果你喜歡的是當年之人,還請。。」

他並冇有再往下說,而是仔細觀察著男人的表情,身後,朵一瘋狂的拉扯著勾雲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在他說到一半的時候,他已經感受到周邊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了!

小蛟龍同樣朝這邊看過來,氣氛感覺不對勁。。怎麼了這是。。

勾雲冇有退縮,他雙眼直視著對方,今天,他不會再退縮,就算這次勇敢的代價是生命也在所不辭!

「小子,你現在和我說這些,不怕死在這裡麼?」

葉瀾幽幽開口問道,這是他的禁忌,身邊人這些年冇有一個敢和他提及,而現在,這麼一個毛頭小子就這麼**裸的說出來。

「我不認識以前的姐姐,但三界中傳言還是有些的,我也隻是隱隱有些猜測,現在看到大人這反應,那我的猜測十有**是對的。」

「阿雲哥。。彆說了。。!」朵一在後麵都要急哭了,勾雲這時候實在是太過較勁,而對麵這位臉色更是越來越差勁!

「我不知道大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對於我來說,姐姐就是姐姐,是獨一無二的,不是彆人」勾雲依舊不卑不亢。

自從剛纔看到穀鳥幽藍的瞳孔和那一頭漆黑的頭髮之後,他便有了一些不切實際但又有機率發生的猜測,其實三界之中一直有一些傳言,由於時間久遠,已經不是很多人知道了。

人界更是直接斷了,天界勾雲不知道,不過鬼界。。勾雲還是知道一些的:

傳混沌初始,萬物萌芽,第一個擁有意識的個體被譽為始神。

始神生於混沌,出生便擁有大造化大本事大神通,是彆的神後來想儘一切辦法也不及一絲的,這天然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始神性格溫和,喜助萬物生長,不求留芳,但求萬物如一,無病無災。

再後來的很長時間內,也確實如他所求,萬物私下曾稱他為父神,曾仰仗、崇拜、似是孩子般的依戀與他。

然好景不長,隻要萬物有了意識,自然便要爭個高低,他們開始有了**、有了矛盾、有了殺戮,但他們卻不會死去。

那段時期,到處可見被破開的半截身軀依然拖著腸子行走著,腐爛的頭顱依舊可以說話,就算頭顱被劈開不能行動,但倒在地上手腳依然可以活動。

地上被踩碎的心肝脾肺腎比殘肢斷臂還要多,腐爛的氣息充斥世間,使它變得臭氣熏天、汙濁不堪。

始神傷心不已,又無法下定決心毀滅世間,終閉門不出鬱鬱寡歡,不願麵對。

老話說得好,有陽便有陰、有光便有暗,此時一物自混沌中應劫而生,此物並非實體,與世間萬物不符,此物生為黑髮藍眼,頭生雙角,殺伐果斷,後人皆道是個女娃,喚為幽稱其鬼。

此女娃自生便帶有伴生兵器,可變為世間一切曾接觸過的兵器樣貌,並擁有其特性。

這一人一兵在之後的百年間,走遍了世間所有角落,並一手創建了最初的九幽,一路上殺所有該逝未逝之物,彙聚其靈魂帶回。

可以說從她誕生的那一天,世間便有了生死之分,等到最後一個活死人也被討伐之後,此女帶著其兵退回九幽,開始完善九幽秩序,選十殿閻羅退居幕後,再未露麵。

再後千年,忽有一日九幽驚雷炸響!鬼神劫降世!一道便碎裂天空!然也就隻劈下一道,後清點發現,此鬼神劫與幽雙雙消失與虛空之中。

世人本以為幽已經葬身在鬼神劫之下,可後雖未記載幽是否再次強大自身,但明確表示其成功存活!

再後來,幽迴歸走漏到天界,眾神皆懼其強大,終有一日,天界出動,舉其半界之力圍殺幽。。成功。

一代鬼王就此隕落,一代靈兵埋冇於塵世間。

為您提供大神吃椰子的貓的《我在無限夢魘世界抱大腿》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七十章 幽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