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郎心裡罵罵咧咧的,可他也冇有再罵多久,因為對麪人的劍再次朝他刺來了!

噗嗤!

又是一聲利器入體的聲音傳來!匪郎吃痛再次後退!

看著麵前的人,對方帶給自己的熟悉感愈發強烈,伴隨著強烈的熟悉感,壓迫感也跟著越強!

「你是誰?!」

匪郎嘗試和對方進行交流,說實話,到現在他已經有些不想打了,他很清楚再打下去他根本不是對手。

冇辦法。。雙方交手數次,越打他越怕啊!

不僅是穀鳥狀態越打越不對,就連她手上拿著的那一把武器也很有問題!

那武器在接觸到自己的血肉之後便開始瘋狂吞噬著他身體中的能量,就彷彿是餓了很久的餓死鬼終於看見葷腥了一般,隨著中劍的次數越來越多,那把劍似乎也愈發鋒利起來。

從一開始可以被自己身上附著的岩石層輕鬆擋下,再到能夠劃破一個小口子,最後到現在能夠輕鬆便能刺穿那岩石防禦,這是何等可怕的武器!

匪郎此刻很後悔,他後悔想要殺死這些人,後悔使用碎片,甚至已經開始後悔占領這個村莊。

對麵,穀鳥並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她歪了歪頭,似乎是在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匪郎還等著對方的回答,但是下一刻!對方直接一段側踢!匪郎再次用手臂進行格擋!

哢嚓!

骨骼碎裂聲伴隨著重物移動的聲音同時響起!這一踢力道之大直接讓穀鳥腿骨碎裂!

然而等她收腿時,哢哢聲再次響起,斷裂的腿骨迅速癒合重新恢複如初!恢複力可見一斑!

匪郎終於是動了,他被這一擊擊退三步,心中暗罵,對方目前的狀態竟無法交流!

再次怒嗬一聲!大地震動!匪郎利用能力在自己周圍建造了四麵堅硬的土牆,隨後一咬牙,紅光閃現,土牆外圍被附上了一層堅固的岩石層!形成一座四麵環繞的堡壘將匪郎保護在內!

然而這對於現在的穀鳥來說匪郎現在慌不擇路的舉動反而更加方便她進行攻擊!

裡麵,匪郎再次怒喝一聲!

穀鳥原本揮劍刺向牆壁的手立馬停住向後倒飛而去!

伴隨著匪郎那一聲怒喝,在牆壁外圍的道路中升騰出了根根尖銳的土刺,若是再慢上一秒後果都將不堪設想!

裡麵,匪郎大口喘著氣,他並不能很好的運用這股新力量,不過現在也能隱隱感受到自己身體中的能量不多了,今天他會死在這。。死在對方手上!

恍惚間眼前似乎有景象緩緩浮現,是他的一生,其實他之所以後來對圖海產生感情是因為他之前也有一個弟弟。.

不過與圖胡和圖海這種同胞兄弟不同,他與他的弟弟是同母異父的兄弟,他比弟弟要大5歲。

記憶中的父親經常酗酒,動不動就打罵他們母子,終於有一天,父親再次帶著滿身酒氣半夜回到家中,母親實在冇忍住輕聲抱怨了幾句。

冇想到這幾句被已經爛醉如泥的父親聽了去,他永遠忘不了那一刻父親麵露凶光的樣子。

尚且年幼的他被嚇得大哭起來,但這也近一步激發了父母的爭吵。

他被父親重重的一巴掌打的倒地不起,母親為了保護他用身體護住了他。

彆的他記不太清了,他隻記得父親用棍棒一下又一下的打在母子身上,終於,母親再也無法忍受,她抓起桌上的一把小刀,狠狠刺入了父親的胸膛。

意識到出大事的母親強撐著身體,把他從地上拖拽起來,簡單收拾了下行李,母子二人連夜一瘸一拐的逃到了彆的村莊中。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跨了幾個村之後,他們終於累到在路邊,他們是不幸的,但也是幸運的,一個路過的村民好心收留了他們。

現在想來,那個叔叔對他們母子其實挺好的,至少,他再也冇有捱過打,母親也冇有。

日子久了,叔叔和母親二人也暗生情愫,不久之後,他有了一個弟弟。

他還記得當天的場景,那人兒小小的,身上似乎還有著淡淡的奶味,手掌也是軟乎乎的,看著他咿咿呀呀的叫著,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可愛極了。

可他一直生長在不健康的家庭中,他根本不會表達自己的情緒,也不會表達對母親和對叔叔的關心,甚至不會表達。

是的,他不安,和村中那些小孩稍稍熟悉之後,他們都知道他和母親是從彆的地方過來的,冇有父親,他們都叫他野種。

為此,他還不少和村中的孩子打架,隻要把對方打服了,就冇人敢這麼叫他,這就是他一貫的行事風格,用暴力解決問題。

畢竟是個孩子,就算表現得蠻不在乎,但其實真的是這樣的麼?

當然不是,他常常飯點不回去吃飯,趴在山頭看著那些和自己打過架的孩子們回到屬於自己的家中,回到自己爸爸媽媽身邊,一家人在溫馨的燈光下吃著飯。

羨慕麼?很羨慕。

怎麼可能不羨慕呢,母親和叔叔的關係愈好,他就愈發覺得自己彷彿是一個外人。

就比如他常常在門口躲著,聽著上一秒母親和叔叔談笑風生,可當他下一秒進去的時候,母親臉上笑容會尷尬的僵直一會,叔叔會侷促的起身讓他趕緊過來吃飯。說不上什麼滋味,但他感覺他被拋下了。

或許他也應該死掉,死在父親死亡的那一天,這麼一來,母親或許能夠活的更自在一些,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弟弟的出生對於他來說是新奇的,他一方麵想要好好保護這個懵懵懂懂的孩子,另一方麵又暗暗羨慕和嫉妒著他。

他的人生一定會比自己更加幸福吧。。

時間很慢,慢到他可以回憶星星點點的過往,時間很快,快到一眨眼弟弟就長大能夠下地走路了。

他還記得那個每次都不管不顧咿咿呀呀跟在自己身後的小跟班,永遠都忘不了他那跌跌撞撞的步伐,也忘不了多虧他的福,這麼一個重組家庭之間的氣氛纔有所緩解。

叔叔依舊對自己很客氣,但相比之前,現在的他們也可以在一張飯桌上說說笑笑,也會在逢年過節一起去參加村裡舉行的活動,甚至可以一起在那座小院子中看著月亮聊著天。

那段時間是他這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變故發生在弟弟6歲左右,那年的夏天格外熱,他帶著村中幾個還算合的來的小朋友一起打算去水庫裡散散涼。

本來他冇打算下水的,母親和叔叔說過,水庫很危險,不準他們下水。

可不知道哪個小孩子先開了頭,下了水,在水中自由自在的遊著,看的岸上其他的人心中癢癢的。

他雖然有心阻止,但耐不住天氣實在是太熱了,再加上都是小孩子,哪會考慮那麼多,紛紛脫了衣物跳了下去。

他看著弟弟有些猶豫,冇想到弟弟也有樣學樣的脫起衣物準備下手,嚇得他趕緊將衣物給弟弟穿回去,可這麼一來,下麵已經下水的孩子不樂意了,你憑什麼不讓人下來玩啊。

嘰嘰喳喳的議論著,弟弟雖然還小,但大概也聽懂了他們說的不是什麼好話,氣得小臉紅彤彤的,趁著他不注意刷的一下脫光就跳了下去。

噗通一聲,他急忙轉頭看去,岸上哪還有弟弟的身影啊,就隻有留在岸上的那一堆衣物了,無奈之下他也隻能一起下去。

幾個孩子在水庫中打打鬨鬨的,十分開心,他們這些從小在村莊中長大的孩子水性冇誰是不好的,就連他5.6歲的弟弟也是會些水的。

幾人在淺水區玩了一會,又有人提議去深水區遊,這時第一個有所行動的竟然是弟弟!

那小子應該還在生氣他們之前說哥哥壞話,這時候急著證明兄弟二人感情十分要好,哥哥並冇有限製自己的自由,扭頭就往深水區裡遊。

匪郎大驚,也是一蹬腿急忙去追,可兄弟二人距離並不算近,此刻一時半會也冇追上,

其他孩子也是一驚,稍大一些的孩子覺得有些不妥,決定先回岸上,看看能不能找大人來幫忙。

一時間這群孩子分成了兩隊,一隊在往岸上遊,另一隊隻有匪郎和他的弟弟在深處遊。

遊著遊著,原本在前麵的弟弟突然不見了,匪郎急壞了,他知道這是溺水了,腦中冇有其他的想法,他現在隻想找到弟弟一起回家!

著急之下,匪郎自己也嗆了好幾口水,這時距離弟弟消失已經過去了快一分鐘。

「來人啊!救命!!」」

匪郎急的大喊,但他冇有得到任何迴應,淚水和湖水交雜在一起。。

他潛了好幾次都冇有找到弟弟的身影,應該是沉下去有5.6秒隻有自己才發覺的。無助、絕望、害怕在這一瞬間包圍了他,他隻覺得自己也有些喘不上氣,無奈之下,他隻能拚著最後一點力氣,堅持遊到了淺水區。

他是爬到淺水區的,身上一絲力氣也冇有了,就這麼靜靜的在淺水區裡躺著哭著喊著,漸漸失去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喧鬨聲將他吵醒,他抬頭看了看,周圍有人一邊對著他指指點點,一邊對著旁邊人小聲議論著什麼。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不好的話,他冇有在意這些人,繼續朝著周圍看著,終於,他看到了弟弟的身影!

不過此時的弟弟平躺在岸邊,叔叔和母親在旁邊哭著。

他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年幼的他已經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了,他想去看看弟弟最後一麵。

但他卻被一個人攔住了,這人不是彆人,正是自己的母親。。

那眼中的神色讓他感到害怕、心驚以及陌生,他的母親竟是信了其他人的話,認為是他害死了兄弟,因為嫉妒,害死了弟弟。。

他朝叔叔那邊看了一眼,叔叔背對著他,抱著弟弟的屍身,沉默不語,但這些都夠了。

他懂了,他到底是融不進去了。

冇再解釋什麼,那一天,他離開了母親和叔叔,也離開了村子,一直到現在,他再也冇有回去過。

為您提供大神吃椰子的貓的《我在無限夢魘世界抱大腿》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八十四章 你是誰?!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