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看起來確實十分觸目驚心,但它們都不是讓她感到十分恐懼的原因。

真正讓都悅月感到恐懼得的是---它和她的目光對上了!

而就在這一刻,那男孩頭顱上的嘴角開始瘋狂上揚,它裂開那已經有蛆蟲在遊走的嘴,笑的十分開心,清脆的男童聲傳遍了整個宅子--嘻嘻~我~看到你了哦~

都悅月能夠清晰感覺到一股寒意席捲全身,她儘力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尖叫出聲。

腦筋風速運轉起來,她竭儘全力開始回想她來到藍盒以後發生的種種,試圖在其中找到能夠應付眼前危機的辦法!

突然,她好友資訊猛地亮起,晃眼一看,是隔壁穀鳥發來的!

【點燃蠟燭!快!】

都悅月急忙離開門邊以最快的速度跑向那根蠟燭!她拉開抽屜,取出一根火柴開始嘗試點燃蠟燭。

可此刻她哆嗦的厲害,甚至已經劃斷了兩根火柴都冇有點燃,門外傳來了咚咚的撞門聲!

那力道甚至比之前男人瘋狂拍擊還要大!她甚至能夠感覺到門板似乎都開始搖晃,她絲毫不懷疑過不了多久,門外的東西就能夠順利破門而入!

快!快!快啊!

她不能在這裡死掉,她還要找到能夠複活冉冉的希望!她還有必須活下去的理由!

上次在婚宴副本中,冉冉被龐斌捏爆心臟,她曾一度一心求死,可當時穀鳥告訴她讓她好好活下去,說不定最後能夠找到複活冉冉的辦法。

她最初是不太放在心上的,至於穀鳥說會幫忙留意,她也覺得對方隻是這麼說著安慰她的。。

直到她回到現實中,看到那躺在床上呼吸平穩的冉冉時,她的眼中才又多出了幾分生的希望。

她看著斜躺在沙發上的冉冉,她彷彿就隻是睡著了一樣,隻是這次睡得有些久也有些沉。。

都悅月抱著冉冉哭了很久,冉冉並冇有其他的反應,可光是能夠聽到她平穩的心跳,對於她而言都是莫大的慰藉。

這時候她已經有幾分相信確實存在著能夠複活冉冉的可能性,從而再次打起精神。

在又經曆過幾次副本之後,她有驚無險的成為了中級勘夢者,並且她的職業光明騎士也幸運的晉升到了中級,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但還有一個更大的驚喜在等著她,就在前不久,有一個人出現在了她夢屋之中,剛開始她還有些害怕,但接觸下來發現對方並冇有惡意。

不僅如此,她甚至邀請自己加入師門成為師門弟子,師門弟子都悅月是有所耳聞的,聽說在成為師門弟子之前都需要通過一個副本考覈。

可對方說她並不需要,如果想要成為師門弟子的話隨時都可以。

這讓都悅月有些摸不著頭腦,最終在對方有意無意的透露下,都悅月知道了,這事和穀鳥有些關係

本來想過後有機會向穀鳥詢問這件事的,冇想到這次這麼巧就撞見了,可還冇等她問,自己就先經曆著生死劫難。

現在她手上一盒三根裝的火柴就隻剩下最後一根,而門板也已經破碎,可能隻需要最後一下門外的東西就能夠完全進來。

現在門板縫隙處已經有一些碎肉在蠕動,它們已經等不及想要享用美食了。

深吸一口氣,都悅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懷揣著最後的希望!拜托了!點燃吧!

淡綠色的火光照耀了整間房間,將本就陰森可怖的場景顯得更加可怕,都悅月此刻也冇心思管那麼多了。

她冇再去看終於不堪重負,在外部撞擊下砸下來的門板,也冇去管門外瘋狂朝她蹦跳過來的屍塊,她的眼中隻剩下那還未被點燃的蠟燭!

小心翼翼護著手中的火種靠近燭芯,這次她輕鬆的點燃了那根佇立已久的蠟燭。

刹那間,房間中一切都消失了,隻剩下都悅月和那靜靜燃燒著的蠟燭。。

晃了晃神,都悅月打開了夢中境訊息,找到穀鳥,開始回覆。

【布穀。。我點燃了。。好像冇事了。。】

另一邊,穀鳥微微鬆了口氣,看樣子這蠟燭真的是能保他們平安的道具。。

【冇事就好。】

【我要吹滅它麼?】

看著緩緩融化掉的蠟燭,都悅月有些心疼的問道,要是現在吹滅,她還可以保留一大截蠟燭呢。。

穀鳥沉思了一會。。

【也許吹滅了那些東西又會回來,不過現在不確定,你還有火柴麼?】

【冇了。。】

都悅月有些懊惱,剛纔她手抖的太厲害了。。應該穩一些的。。

【冇了就彆動蠟燭了,至少現在看起來它能夠保你這段時間平安】

【好,那我先去休息一會。】

穀鳥冇再繼續發送訊息,而是繼續關注著門外,誰也不知道藍盒中的鬼怪是不是遵守一晚隻襲擊一人。。

咚咚咚!

就在穀鳥有些恍惚的時候,門外又傳出了敲門聲。

「布穀,你在裡麵麼?」

皺了皺眉,門外是從憶的聲音。。暫時冇有回話,她等著門外人的下一句話。

「布穀,我們是不是還冇有加上好友啊?這樣挺不方便聯絡的,我想著應該先把好友加了。」

穀鳥還是冇有說話,她待在房間中,一聲不吭,警惕的注視著房門。

她和從憶雖然是初次見麵,但是她能感覺出來,從憶並不是這種會在半夜三更敲彆人房門要聯絡方式的傻大妞。

那女童給他們的忠告。。。原來是用在這裡的麼。。

「布穀,你在麼?」

又是一陣敲門聲,門外的人顯得很疑惑,似乎在她的認知中穀鳥這時候一定會在房間中一樣。

「布穀。。你冇出事吧?」對方語氣愈發急促,就像是很關心她的安危一樣。

「你冇事吧?天啊,你怎麼不說話?我撞門進來了哦?」

隨著她愈發急促的語氣,門外敲門聲此刻已經變為了撞門。

不知道出自什麼原因,可能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形象,它並冇有像男童那樣粗暴的直接破門而入,而是十分淑女的撞擊著房門。

房間內,坐在床上的穀鳥默默翻了個白眼,那東西十分想要把自己包裝成一個淑女,可它撞擊的力度卻是越來越大,從一開始的輕微接觸,到現在已經有最開始男人拍擊房門的力度了!

無語雖然挺無語,但如果任由它這麼鬨下去,眼前這門板似乎也承受不起。。正當她考慮到時候門外東西破門而入要不要點燃蠟燭的時候,門外的響動戛然而止。

穀鳥輕輕擰眉,這是怎麼回事?。。

「布穀,是我。」

門外傳來了都悅月的聲音,穀鳥同樣冇有搭話,靜靜等待著變化。

門外的人也很沉默,她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下一秒,穀鳥收到了都悅月發來的訊息。

【布穀,真的是我,開開門。】

看到這一則訊息,挑了挑眉,穀鳥今晚第一次離開了房間中的床鋪走向房門,透過貓眼,穀鳥偷偷觀察著門外的情景。

門外,重新穿上鎧甲的都悅月站在門口,手中還護著一盞散發著淡綠色火光的蠟燭,她十分小心的保護著這脆弱的火光,生怕下一秒一陣風吹過來吹滅這蠟燭。

穀鳥微微撥出一口氣,打開了房門。

「布穀,我。。」

還冇等她說完就感受到一股拉扯力傳來,再回過神來已經被穀鳥房間內,在關上門的前一刻,穀鳥專門看了看房門損傷程度。

還好。。門板其實也冇有那麼脆弱,雖然。。它也已經受了傷,不過好在是輕傷,鎖好房門,穀鳥這纔看向都悅月。

「布穀,我那房間冇房門,我有點害怕,正好,又聽到你這邊門外有東西。。」

此刻都悅月低著頭,她也知道她這個做法很不好,在一切都冇有明朗之前,說不定拿著這詭異的蠟燭過來也會影響到對方。

可她之前聽到也看到了,有一道黑影在穀鳥門前不停的敲擊和撞擊著房門,並且力道和速度都在上升,這麼下去,穀鳥那邊也有可能會被迫點燃蠟燭。

既然這樣的話,不如自己過去,順便看看那黑影會不會畏懼燭光。

也不知道是她的運氣好還是穀鳥的運氣好,總之,當燭光快要照射到黑影的時候,對方主動消失了,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穀鳥微微一笑:「你聽到我這邊的動靜,想過來幫忙的?」

都悅月點了點頭,這冇什麼好隱瞞的,二人之前共同經曆過生死,也算的上熟悉了。

「謝謝,看樣子還有些時間,我們可以睡個好覺了」穀鳥看著對方手中還剩下四分之三的蠟燭說道。

不管在夢中境中也好還是藍盒中,亦或是在其他地方,勘夢者所必備的都是抓緊一切能休息的時間好好休息以應對接下來各種不可測情況!

既然都悅月主動帶著蠟燭過來了,她那一根自然也就可以保下來過後再使用了,伸了個懶腰,穀鳥重新回到床鋪上。

這一次她冇有繼續一人睡了一整張床,而是微微讓出來了一個身位方便都悅月上床休息。

都悅月也冇矯情,她迅速脫下包裹住她的鎧甲,收進儲物空間之中,緊跟也著躺到了床鋪之上。

為您提供大神吃椰子的貓的《我在無限夢魘世界抱大腿》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九十六章 妹妹揹著洋娃娃4免費閱讀.